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师友评论 >

齐玉新:善书者芮新丰书法断想
2013-05-05 17:59:19   来源:   点击:

查看原图
  如果,仅仅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做为书法家的界定条件的话,当代至少有几万人都是书法家;如果,拿起毛笔能写几笔也算书法家的话,那么当代会有几百万个书法家。可是,到底什么是书法家呢?似乎,古代并没有书法家这个称呼。在古代,只有“善书者”才是书法家,他们的墨迹才是书法。面对这个时代如此众多的“书法家们”,该怎么去界定一个用毛笔书写的人是不是善书者呢?在我的眼里,常州的芮新丰应该就是一位真正的善书者。
  
  芮新丰,自幼喜爱书画,24岁时遇到陈海良,才开始主攻书法,用他的话讲叫做“热爱——执着——痴迷”。但光有这些还不行,在当代,毛笔的实用性已经完全退出生活的时候,每一个用毛笔写字的人都具有喜欢的因素,也有的人痴迷了一辈子而没有进入书法艺术的门径。所以,作为一个书法家,更需要的是天分和创造力,没有这些,是无法成为艺术家的。芮新丰是幸运的,他在书法之路上先后有两位当代行草书名家陈海良、徐利明先生的亲授,如此才让他的艺术天分和创造力得以更好的发挥出来,学书路数纯正加之学院体系的锤炼,让他具备了一个书法家所应该具备的综合素养和能力。
  
  认识芮新丰有几年了,感觉他就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说话语速很快,思维敏捷,做事很麻利,精力饱满。所以,他的大字草书很有雷厉风行、疾风阵雨的感觉。写草书难,难在于复杂多变的笔迹行进中的随机应变能力、快速中毛笔的掌控能力、对整体章法和作品内容的气息把握能力,这既需要功夫又需要才情。没有功夫,就无法用高超的技术形式来表现笔墨形质;没有才情就无法展现作品的气息和情绪,而没有情绪的书法作品显然就如同没有灵魂的人。大字草书应该是草书中最难的一种书体,线条粗了、字的面积大了、字形的结构空间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大的纸张上(载体)书写,需要全身的肢体的投入、有激昂的情绪融入其中,其难度书者自知。面对芮新丰的大字草书,我有一种面对海洋的感觉,他写的汪洋恣肆、淋漓酣畅,喷薄着旺盛的激情和顽强的张力,这是一种情绪的注入!通过多次接触,我深深体会到他这个人对于书法的虔诚程度有着近乎于殉道的精神作为支撑,做大字草书没有一股“气”作为支撑,仅靠技术是苍白的。他的大字草书,已经具备了个人风格面目,这一点从他的结体、字与字之间的组合以及行气就能看出,他对于汉字草写造型有着自己的理解。所谓风格,其实就是自己做事的一种手段和处理方式,比如一个字形或左放、或右收,或倚侧、或穿插,这都是一个人的手法,而手法就是内心的感受,也就是他的审美观,表现在书法中,就是外形给欣赏者造成视觉上的特点凸现。如果我们欣赏芮新丰一幅幅风格略有不同的大字草书,一定会发现他凸显给我们的与人不同之处。被发现的,就是风格之所在。
  
  一个具有创造力的书法家,尤其是一个饱含激情的书法家,肯定是以行草书为主打创作书体的。看他的小行草书,尤其是他的小品,总会有一种面对古人那些书札的错觉。我曾经仔细在字里行间搜寻,到底是什么因素给我这种感觉。一件书法作品或者一个人的书法作品,所具有的古意,是其线条、结体乃至章法这三种外在的可见因素让欣赏者产生对以往记忆中的共鸣。比如,我们脑子里面经过长期对古代经典书法的欣赏记忆,储存了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一旦遇到类似的外在特征,就会被联想,以至于被默认。那么,芮新丰的小行草,就给了我欣赏时的联想通感。这说明,他对于古代经典书法的学习上不仅捕捉到了那些精华之所在,并且用自己的审美进行了重构,做到了似与不似,并不是食古不化。他书写的唐诗、书论等内容,恍如古人尺牍,这是一种悄悄的植入,植入的不露痕迹。细察之下,其实又有他自己很多笔意、笔触和创造性的因素在其中----比如笔毫铺开的酣畅感、写到兴奋时候的逸笔草草一带而下。。。。。。他能够在咫尺之间笔意纵横,用毛笔、用古人的笔墨技术把自己的情绪和心情流淌出来,格调直入魏晋,十分难得。书法出新很容易,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写,就是创新,而继承却很难,最难的就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创新。所以,书法尤其是草书被称之为“带着手铐脚镣的舞蹈”。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是一定要能够书写各种书体的,这不仅仅是书写者能力的问题。中国的书法史其实就是汉字演变的过程,行草书是汉字成熟最晚的一种书体。如果把书法作为一种文字变化的历史来研究的话,那么从象形的图形到抽象的汉字,从甲骨到大篆,从小篆到隶书,从简帛书到章草,从章草到楷书、草书以至于行书,这个过程对于一个书法家而言,在学书的过程中,也同时是一个汉字溯源的过程,更是一个汉字字形和写法如何变化的过程。芮新丰除了擅长大字、小字行草书之外,还涉猎了小楷、隶书、篆书。他的小楷取法魏晋,融入隶书和碑版意味,写的温润又有切金断玉般的晋人简净;他的隶书取法西峡、石门、褒斜道、杨淮表等淳朴烂漫的汉代大模样书风;他的篆书取法石鼓、诏版,高古厚重。这些,都说明了芮新丰在书法艺术上追求的是一种浑厚、朴厚而又桀骜的书风,这种审美取向,无疑就是他内心的审美和性格。古人说字如其人,果然,一个善书者,他的内心是完全被他的作品所泄露出来的,这是无法掩饰的,这也说明了“真实”对一个艺术家或者善书者而言是多么的宝贵与可贵。
  
  今年,芮新丰才36岁,这是一个即成熟又富于激情的年龄,经过两年南艺硕士的严格打造,书法由“痴迷”变成了“信仰”。一个人,最可怕的是没有信仰,那样很容易迷失。而信仰,似乎是一盏航灯,有了它,才不会迷失方向,才会有信念让自己走的更远。这些年,虽然他入选了很多中国书协的权威展览,并且多次获得大奖,但我觉得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他的作品,我看到了他的与众不同,他的高度、他身上所蕴含的激情与潜力,有激情、有信仰才会让他不断超越、更加优秀、更加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前景。
  
  芮新丰,他是一个用作品来证明自己实力的书法家!
  
  2012年12月5日凌晨
  
  
相关图集